【会议报道】抗疫抗癌双重挑战 十国专家共商对策(专家讨论篇)
欢迎访问 西部放射治疗协会 官网! 联系电话:028-85420421

会议现场

您的位置:首页>会议现场
【会议报道】抗疫抗癌双重挑战 十国专家共商对策(专家讨论篇)
http://www.cswog.org   2020年8月11日

「会议报道」抗疫抗癌双重挑战 十国专家共商对策(专家讨论篇)

北京时间2020年7月31日20:00,由西部放射治疗协会主办;四川省西部放射治疗协会、四川省肿瘤医院承办;中法放射肿瘤治疗协会、地中海区域放射肿瘤协会、泛大西洋放射肿瘤协作网、四川省科协学服中心、四川省癌症防治中心合作参与的《新形势下肿瘤放射治疗面临的挑战与对策国际研讨会》隆重召开。

研讨会由中国四川省癌症防治中心主任、四川省肿瘤医院首席专家郎锦义教授;法国巴黎东克雷泰伊大学医学院国际交流委员会主席、巴黎Henri Mondor医院放疗科主任、中法放射肿瘤治疗协会主席 Yazid BELKACEMI教授共同发起;四川省肿瘤医院放疗科副主任李涛教授担任大会主席;四川省肿瘤医院路顺博士担任会议主持。

会议主会场设在中国四川省肿瘤医院国际会议中心。来自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塞尔维亚、美国、德国、以色列、墨西哥、瑞士;以及中国四川、云南、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福建的肿瘤放射治疗22名专家在线上、线下对在新冠疫情下放射治疗开展的经验教训进行了探讨、交流和总结;分享各自地区的抗疫经验,如何在疫情期间,在满足肿瘤病人治疗需要的同时,保护医疗工作者、患者不受到病毒的侵害。

研讨会共有六个主题发言(已作相关报道),各国专家围绕主题发言,根据自己所在国家具体情况进行了深入讨论。本次研讨会在世界各国引起了极大反响,也吸引了社会各界人士及媒体的广泛关注, 5万余人点击在线收看。




首先,来自东道主中国的六位放疗专家介绍了自己的经验:

中山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放疗科副主任邓小武教授:我是物理师,来自中山医大肿瘤医院,几位来自世界各国医生的主题发言演讲都很精彩。我想从物理师的角度讲讲我们医院的疫情期间经验。疫情期间我们每天治疗约600个患者。现在我们每天病人已经超过了1000个。疫情期间现场工作人员减少,但增加了远程工作,所以能够维持较大的工作量。我们医院有专门的线上计划系统,在这期间尤为有用。不知道其他同行有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邓小武教授发言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放疗科主任谢丛华教授详细交流中国武汉的经验, 特别再次强调了防疫抗疫的重要性: 目前我们武汉的工作恢复了正常,但仍需采取各种手段,如果患者需要住院,需要对患者进行病毒筛查,采用PCR或IgG IgM等,因为仍有新发病例。不管是放疗还是化疗,我认为我们不能放弃抗疫的手段,因为肿瘤患者更容易感染,治疗会降低免疫力。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应该非常重视抗疫。

谢丛华教授发言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放疗科主任张福全教授介绍了中国北京协和的“协和经验”,对谢丛华教授的发言表示了认同。他指出:我们经验相似,我们医院在北京,防控非常严格,从2月到6月基本上都是全面的封锁,自从1月爆发以来,我们收治了各种肿瘤,4个月我们治疗了900名患者,有16位发热患者,但都不是因为感染新冠,我们的工作人员也没有感染,所以我们很幸运。

张福全教授发言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放疗科主任章真教授介绍了疫情期中国上海的做法是:从2月我们降低了患者人数,每天200-300,疫情前超过1000。我们尝试根据患者情况进行分级管理,风险较低的新患者可以考虑延迟治疗。但是对已经开始治疗的患者,不会中断治疗。在患者之前会进行消毒。从3月开始我们的患者人数逐渐上升,首先增加本地患者,外省患者需要先隔离14天。我们的患者和医护没有感染,整个上海的感染率也很低。希望最终全世界都能逐渐控制疫情,并最终取得抗疫胜利。

章真教授发言


福建省肿瘤医院原院长潘建基教授在风趣而简短的发言中说, 中国福建很幸运,山清水秀,新冠爆发以来,福建特别是福州病例很少,我们医院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检测出核酸阳性的患者或家属。武汉高峰期过后,我们的病人就渐渐恢复到正常的数量。

潘建基教授发言


云南省肿瘤医院副院长李文辉教授:我来自云南肿瘤医院。我们没有新冠患者,但是疫情改变了我们的工作经验。治疗患者前我们首先需要考虑避免患者的感染。入院患者需要接受新冠筛查。为了避免患者等待,我们加快了工作,使患者等待治疗的时间缩短。就像潘建基教授所说,我们医院的疫情同样不算严重,但我们仍然需要努力的进行防治。

李文辉教授发言




接下来,来自世界各国九位放疗专家分享了自身的经验:

法国巴黎亨利蒙多尔医院放射肿瘤科主任;巴黎东克雷泰伊大学医学院国际交流委员会主席,中法放射肿瘤治疗协会主席 Yazid Belkacemi教授:在这个全球大流行病中,我们不能见到大家,但我们可以在网络上相见,疫情前期我们相当困难,因为我们不了解病毒,以及可能引起的后果,2月的时候我去中国开会,我看到机场都在测体温,在当时欧洲还没有开始做这些事情。在当时很困难,我们不知道做什么,因为政治原因,口罩也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我们很幸运,得到了中国同事援助的口罩。戴口罩是第一步;法国放疗协会发布了相关指南,比如大分割放疗,内分泌治疗延迟放疗等措施,但头颈癌、肺癌等都得到了及时的治疗。我们的工作人员轮流隔周上班。我们的医生后来分配去其他医院援助,我们改成了上两天班休两天。我们只有一个医生感染,我们的组上零感染。现在看病人前,患者需要做PCR。如有症状,需要筛查。

Yazid Belkacemi教授发言


法国巴黎东克雷泰依大学附属亨利蒙多尔医院放射肿瘤科罗登峰教授:我跟Yazid一个科,非常赞同Yazid教授的发言,同时听了各位专家的发言,深受启发,没有特别补充。

Dengfeng Luo教授发言


Novara 医药大学校长、Novara General 医院放疗中心主任,意大利Marco Krengli教授: 疫情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最初我们毫无准备, 也缺乏物资,缺乏口罩、防护服等等。然后我们建立了一些规范。入院的患者至少需要做一次咽拭子,发现了很多感染的患者,在病房,我们也收了感染患者,有一些死亡了。有一位护士感染后,我们得筛查全部员工,包括医生。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尽可能保证患者治疗,放疗患者数量只下降了10%。

我们医院作为综合医院,当时有700个住院的病人,医院安排各个科室都要派人援助新冠肺炎患者治疗。而肿瘤科患者因为免疫力差,我们担心医护会传染病人,因此肿瘤科没有参与,而主要是治疗肿瘤病人。

目前,情况已大有好转。虽然医院还是有新收的新冠患者,但数量已大减,我们科内没有新的感染患者。前几周新发现两位患者,筛查了全部医护。所以想现在仍然小心。目前意大利每天有200-300新增患者,希望疫情会逐渐得到控制。谢谢邀请我,分享这些经验。

Marco Krengli教授发言


德国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 Minglun Li博士 :我在慕尼黑大学医院放疗科工作。在这里分享经验,向大家学习,为了可能的第二波疫情做准备。首先我们要向过去学习,在最初的两三个月,大家不知道疫情会造成严重的影响,在如何防护上也有相当多的争论。现在我们知道我们必须严格防控,切断传染途径。

疫情改变我们治疗患者的方式。MDT变成了远程,限制来访者数量,比如我们科,每天每小时只能有一名患者来访。我们医院很早建立了针对了COVID的委员会,交流信息,同事们在早期了解COVID的信息。我们医院有2000多张床,准备了200多张供COVID患者,但总共只收了70名。因为大多数患者症状轻微,可以在家隔离。现在我们仍有10名患者。感谢这次交流,让大家有机会互相学习,已准备我认为可能会出现的第二波疫情。

Minglun Li 博士发言

塞尔维亚伏伊伏丁那肿瘤学会Dusanka Tesanovic博士:塞尔维亚是一个小国家,有800多万人口。我跟你们所要分享的有很多共同点。我们也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我们一无所知,采取了严厉的防控措施,我们得到了政府的很多支持,也得到了中国的援助,包括口罩等物资。第二阶段是封锁解除之后,我们以为疫情快结束了,但并不是,仍有大量患者,我们科也有患者,一些医护也有感染,这是个大问题。

第一阶段的组织更好,因为我们害怕,第二阶段,因为封锁解除,防控难度加大。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准备一定床位给COVID患者,避免住院患者和门诊患者接触,制定标准筛选患者,推迟部分患者的放疗。今天的交流很有帮助,希望以后也有更多交流。

Dusanka Tesanovic博士发言

以色列癌症协会主席;以色列海发医院肿瘤科主任;以色列肿瘤医院顾问委员会主席Abraham Kuten教授: 我们第一阶段也是封锁,封锁是一种简单的方法,很好地控制了传染,我们准备了很多病床,最后也没有多少病人,然后是解除封锁,我们以为结束了,但后来发现不是,但我们有了经验,我们采取措施控制疫情。我们学到了一些东西,一开始的封锁很简单,也有效,但另一方面,也带来了灾难,经济受到重创。所以我们现在认为应该准备一些专用的基础设施用于抗疫,但不用让成千上万的人呆在家不工作。我们也希望通过向你们的经验学习,也许我们可以在更好地抗疫同时,尽可能避免措施带来的副作用。

Abraham Kuten教授发言

瑞士日内瓦大学附属医院放射肿瘤科主任Pelagia Tsoutsou 教授: 我们也经历了疫情的高峰,初期的挑战首先是保证患者和医护的安全,保证及时且连贯的治疗,管理疑似或确诊的感染者。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包括取消不必要的会议,佩戴口罩,手消毒,社交距离;我们也实行了轮班制,避免所有同事同时上班,同时还对所有患者进行病毒筛查。对于前列腺癌、乳腺癌等,推迟放疗。我们采用了更多的大分割方式放疗,同疫情前相比,大分割所占比例明显升高。

现在我们已经压低了疫情曲线,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明显降低,现在我们已经不再检测每一位患者,也不再实行轮班制。但我们仍然采取网络会议,手消毒,仍然采用更多的大分割放疗。

Pelagia Tsoutsou教授发言

Médica Sur医院放射治疗科;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 Maria Adela Poitevin Chacon博士: 墨西哥现在有43000名病例,在疫情开始的时候,我们从中国得到了很多信息,全墨西哥的医生也讨论了很多信息和策略。

我们会问病人的流行病学史,测体温,对可疑的患者会进行病毒检测,我们带口罩,技术人员都要带口罩,幸运的是,我们只有两个患者因为发热停止治疗,都是姑息病人,隔离结束后继续治疗。我们也有同事感染,但是在家,不是在医院感染的。他们也进行了隔离。

我所在的医院是私立医院,病人总是满员。现在有的地方又有新的爆发。经济受到较大影响,这是前所未有的。我们现在都尽量呆在家,但是商场已经开门,他们试着控制进场人数,但是很困难。我们会尽量戴口罩,保持距离,洗手。但是一些人并不注意这些问题。所以还是有很多困难。我想谢谢这次会议 ,给了大家一个交流的机会。

Maria Adela Poitevin Chacon博士发言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 癌症放疗中心副系主任;研究生导师Minsong Cao教授:谢谢邀请,这次会议很好也很重要。这次疫情我们都缺乏经验,所以有机会交流是很重要的。基本上COVID在UCLA的影响和其他地方很相似,我们的措施也很相似。我们的患者总数变化不大,但是到现场的明显减少,我们采取线上或者电话。

放疗的实践也有改变,我们会积极地筛查患者和医护,居家工作,增加SRS/SBRT,因为择期手术减少,比如前列腺癌可能选择放疗而不是手术,我们的放疗人数有所增加。初期我们的患者有下降,但我们努力工作,现在已经基本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我们把工作人员分为两组,一组在医院工作,一组在家工作。比如物理师可以在家制定计划。我们也尝试新技术,对微软的TEAMS很有帮助。我们也利用ZOOM进行视频交流。我们的MRI自适应放疗让我们可以在患者在治疗床上的时候制定放疗计划,过去几年我们已经用这个技术治疗很多患者,但过去我们是一个团队在一起。但COVID让我们必须保持距离。我们现在在不同的房间通过网络继续团队工作。谢谢这次会议的机会。

Minsong Cao教授发言

西班牙Beatriz Gutiérrez博士: 封锁结束后,我们的患者数有上升的趋势。我们采用ESTRO指南指导我们的工作。减少陪伴数量,技术人员分组工作,COVID患者在专用加速器治疗,或者在每天最后治疗。

我们尽可能在家工作做放疗计划。减少放疗次数,远程会议,减少病房工作人员; 我们使用防护服和口罩;将患者分开,减少等待时间;我们使用在线IGRT;我们为患者提供信息。

我们根据肿瘤情况分类,分为严重和不严重,严重患者包括脊髓压迫,严重的上腔静脉综合征,危及生命的肿瘤出血,压迫气道,或症状严重的转移瘤,需要立即治疗;对于严重患者,同时伴有COVID的,我们选择可能从放疗收治的患者进行治疗;对于非严重患者,如果排除了COVID,我们正常治疗,如果可疑,隔离结束后治疗。对于COVID症状严重者,首先治疗COVID。

我们也有优先级,1级为快速生长的肿瘤需要根治放疗,如头颈,肺,宫颈,食管;2级为脊髓压迫;3级为侵袭性稍弱的肿瘤根治性放疗,如直肠前列腺、膀胱、高级别淋巴瘤;4级为姑息放疗;5级为边界阴性的辅助放疗,如乳腺癌,可以接受内分泌治疗。

前列腺癌低风险的,我们会推迟放疗。对于高风险,不能接受内分泌治疗的,我们采取大分割。对于低风险的乳腺癌,我们延迟放疗,如果必须放疗,我们采用大分割。非小细胞肺癌,我们采用大分割。小细胞肺癌,我们维持常规分割,但推迟全脑预防。头颈和中枢神经系统没有明显改变。对于直肠癌,我们采用大分割,并推迟手术。我们尽可能采用线上方式随访。

Beatriz Gutiérrez博士发言

主会场线下讨论:

四川省肿瘤医院放疗中心学术主任Lucia Clara Orlandini教授:谢谢主办单位给机会让我分享。全四川的感染者一共有500多个。近3个月已经没有新增的患者,但是戒备仍然严格,防疫的措施仍然严格施行。很多措施是有效的,也应该继续施行。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措施,在我的医院,包括消毒地板,测体温;门诊,病房以及治疗环境防控等,我认为这些措施是可以在其他地方施行的,谢谢。

Lucia Clara Orlandini教授发言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肿瘤中心主任李志平教授:华西医院在疫情期间坚持放疗,患者和医护没有发现一位感染,只有一位疑似的患者,我们制定了分层管理的办法,严格禁止家属及不相关人员进入大楼,严格戴口罩,保持一米的社交距离,执行环境消毒,医生护士一级防护,技师二级防护,护士测患者及一位专门陪伴的体温。询问流行病史,发热的患者专人陪同去发热门诊。

放疗前对每位患者和家属行新冠检测和胸部CT。每次放疗前测体温。胸部IGRT可通过肺窗观察有无意思。放疗人数下降了30%。尽量采用大分割。尽量用微信、电话、网络联系患者。谢谢。

李志平教授发言

最后,大会主席,四川省肿瘤医院放疗中心李涛教授;中法放射肿瘤治疗协会主席,法国巴黎亨利蒙多尔医院放射肿瘤科主任Yazid教授分别做了总结:

李涛教授作大会总结

特别感谢来自全球十六个不同时区国家的专家们能在线上线下共聚一堂, 针对如何抗击我们人类共同的敌人--新冠病毒发表的真知灼见,提出的宝贵建言与对策。在当前形势下,肿瘤放疗医生肩负防疫抗疫和防癌抗癌的双重担子,坚持国际大家庭的交流与合作, 分享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习俗、不同防护措施和不同文化理念下,肿瘤放射治疗在抗击新冠期间面临新的挑战和对策,也是肿瘤治疗界要应对的一个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本次大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希望今后有机会再次在一起交流抗疫经验。

作者:罗裕坤

编辑:吉兢

编审:钟海洛、吴大可


(阅读次数:69次)  【  】 【关闭窗口】